现在火的小说12116202免费在线阅读(叶凝赫连君)

《12116202》,这是由凤小溪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故事情节围绕叶凝赫连君展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惟妙惟肖。最新章节不容错过。“听说了吗?她让赫家扫地出门了!”  “是啊,昨天有人在民政局看见他俩去办离婚了!”  “赫家是谁都能攀上的啊,她要不是有研究eb病毒开扣者的大佬爹,赫家当年能娶她进门。”...

现在火的小说12116202免费在线阅读(叶凝赫连君)
  第1章离婚

  听说了吗?她让赫家扫地出门了!

  是啊,昨天有人在民政局看见他俩去办离婚了!

  赫家是谁都能攀上的啊,她要不是有研究eb病毒开扣者的大佬爹,赫家当年能娶她进门。

  可不是,那赫连君三十出头就接盘了整个山海,多少名门望族等着强强联手。

  一层玻璃隔断而已,外面的七嘴八舌叶凝听的真切,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无奈的笑。

  姑娘们!都很闲啊!没工作吗!?这声音仿佛从丹田一口气运到头顶,伴随着哒哒哒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人还没到,震慑效果已现,办公室里瞬间安静,只剩敲键盘的声音,宋媛冷眼扫过一群小八婆,径直走进了叶凝的办公室。

  我说你这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跟客户对骂那阵仗哪儿去了,这帮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懂个屁!宋媛一边替叶凝不平,一边挽着袖子帮忙收拾东西。

  一群小孩子而已,干嘛跟她们一般见识。

  看来还是工作给少了,太闲!

  谁都跟你一样啊,工作狂!叶凝说着,把一张婚纱照在箱子里放好。

  你只是表面上辞职啊,M国那边的分公司得赶紧张罗起来!宋媛看着那张婚纱照。不过话说,这么多年,你就一点儿不动心?这张婚纱照你摆了四年了。

  你这个问题也问了我四年了,他跟赫叔叔是为了保护我,我心里还是拎得清的。叶凝低头轻声回答。

  如果没有陈默呢?宋媛突然问。

  叶凝一时怔住了,她没想过这种如果,因为没有这个如果,陈默就在那儿,怎么就能没有那。

  没有如果,让她等了四年已经很对不起她了。叶凝坚定的说。

  哎!算了!就知道你这样。走吧我送你下楼。

  大老板亲自送别辞职员工吗?好大的面子啊!宋媛抱起一个箱子,留下一个白眼。因为还有一些私人物品留在赫宅,于是叶凝跟二老打了招呼晚上去吃饭,即使离婚了,老一辈的交情还是不能断的。

  晚上叶凝如约按响了赫宅的门铃,张姨习惯性招呼少奶奶回来了!

  叶凝笑笑,张姨,你忘了,我已经不是少奶奶了,你这角色可以杀青了。

  哎呀,叶小姐,我这岁数大了,一时半刻改不过来了那。

  张姐,我还巴不得你改不过来那。赫太太边说话边从二楼走下来,这位年近古稀的太太脸上、身上都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皮肤紧致白皙,一双大长腿一点儿赘肉都没有,酷爱旗袍,不苟言笑。可对着叶凝,永远都是一副慈母像,她是真的喜欢这姑娘。

  赫姨!这话说的,难不成我不是少奶奶了,就不能来看你了。叶凝走过去,亲切挽起赫太太的手臂。

  伶牙俐齿的,以后怎么嫁的出去!赫太太拍拍叶凝的手,温柔的说能来,赫家大门永远为你们敞开着,你们四个从小就在这宅子里长大,房间都给你们留着那。

  寒寒来了!客厅沙发上,赫裕民带着黑框眼镜,微笑着看着太太和叶凝走进来。

  第2章赫宅

  赫裕民,山海集团董事长,这个百年家族掌握着津港几乎所有的进出港口和货船,亚洲四分之一的海运和贸易通商,赫家就算落一片梨花,整个津港都要起阵风的。

  赫连君今天有个应酬,实在是推不开,寒寒你别介意。赫太太怕叶凝觉得赫连君是特意躲她。

  没事儿的阿姨,再说了,我们这种从小到大的情分总不会因为一张结婚证、一张离婚证就改变的,您放心。

  嗯嗯,你能这么想就好,当年也是无奈之举,若不是把你们和赫家绑在一起,怕是要常年不得安宁的,现在你爸爸终于全身而退了,我们就不过多干预了,只要你们都好就行。赫裕民语重心长的嘱咐。

  嗯,赫叔叔放心吧,我们都会好好的。

  饭后赫裕民夫妇要出差,嘱咐叶凝一定要等司机回来,这片别墅区夜深人静一个人开车出去不安全,叶凝不便推辞只好回去等。

  叶凝对这赫宅似乎比自己家里还要熟悉,她跟赫雨、陈默、宋媛一起在这里长大,小时候她觉得这里才是自己的家,好不容易爸爸妈妈得空周末带她回家住,她却还耍着小脾气要回赫家睡。

  幼时,常听赫爷爷说起父辈们的相识,那时穷苦为了谋生连土都吃过,敢闯能吃苦的他们拴紧裤腰带在一条凶险万分津港闯出了名号,那处可不比的现在是风平浪静的海面,谁也不知道海底的猛兽会在哪一刻出来将其撕咬!

  山海集团就是那时创立的,四兄弟当时就放话,愿世代交好,结为姻亲盛世美哉!

  只可惜,到了赫裕民这一代全是男孩,并且只有赫裕民承接了父业,剩下那三位、一个从医,一个为抱负抛热血去了,还有一个竟然从了艺,四兄弟也只有赫家老爷子至今健在已有90高龄,常居S国颐养天年。

  叶凝的父亲叶国庆应了这名字,一辈子一心为科研事业奉献,退休前已爬到最顶端。

  谁人见到他不唤声:叶老。

  陈默的父亲陈祁山放下算盘拿起了手术刀,并且成功的把这把刀传给了陈默,五年前陈默远赴Y国学医。

  宋媛的父亲宋陈锋年轻时玉树临风,在香港上学时被星探发现,阴差阳错的成为了九十年代霸屏的巨星,隐退之后创立了尖峰娱乐现在已经正式交给宋媛,自己环游世界去了。

  那年,一直被叶庆国压的死活冒不出头的吴启明狗急跳墙,构陷叶庆国有异心,为了一己私欲偷了研发资料并占为己有,当时叶庆国的位置,能超过得了他的人并不多。那时的叶凝刚刚毕业,叶庆国一夜音信全无,叶凝大脑一片空白,唯一想到的只有赫宅。

  从S国到津港,从黑夜到白天,这其中的斡旋谋划叶凝至今也不能完全参透。

  第二天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山海集团继承人赫连君与市长千金叶凝喜结连理,三天后举行婚礼。

  婚礼盛大而隆重,似乎除了叶凝所有人都意外这是真的,她至今都还记得,赫连君一身白西装手捧玫瑰缓缓向她走来的样子,眼里透着一丝丝叶凝看不懂的光,一定的酒店的灯光太绚烂,迷了眼。

  俗套的婚礼流程他们按部就班的走完,可是没想到最后主持人没有跳过新郎亲吻新娘的环节,叶凝不知所措的时候,余光却瞥见赫连君嘴角微微上扬。

  第3章照片

  多年以后,叶凝依然记得,赫连君吻下来的时候,真的很认真。

  回想这四年,叶凝感恩自己遇到的每一个人,她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幸运,就连被她抢了青梅竹马的陈默,在知道他们订婚的消息后,也主动打电话给叶凝。

  陈默说:寒寒姐,你不用觉得愧疚,我都明白,等风波都过了,我再回去。

  那年本科毕业的陈默,又申请了Y国某医学院的硕博连读,起码要再读五年。

  叶凝一边回忆,一边上楼,赫裕民说既然结婚了就搬过来住吧,人多眼杂不能露出马脚,人前他们要演绎一对恩爱夫妻,人后叶凝觉得应该保持安全距离,所以叶凝换到了走廊另一侧离赫连君最远的房间。

  这四年,除了去书房见赫裕民的时候路过,赫连君的房间叶凝从没进去过。

  如果说这场婚姻让他们的关系有所改变的话,那只能说是变得更远了,敬而远之的远。

  如今,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吴启明当年陷害叶庆国不成,反倒被人挖出他包养情妇的丑闻,好不容易顶替父亲上位的他也悍然落马。

  叶庆国两年前已经功成身退,得以安度晚年。

  而这段婚姻也完成了它的使命,一切都要回归正轨。

  陈默也快要毕业回国了。

  叶凝突然想去看看赫连君的房间,可能以后都不会再回来了。

  房间陈设非常简约,整套的欧式原木家具,黑白配色,窗口有一对矮沙发,房间收拾的很整洁。

  记得张姨曾经吐槽说少爷有强迫症,什么东西动过一定要放回原处,所以保姆收拾他房间的时候都小心心翼翼的,怕动乱了东西。

  叶凝心理暗笑,果然跟小时候一样。

  赫连君是他们中间最大的,六七岁的时候领着他们三个小姑娘玩。

  三个女孩把玩具丢的到处都是,赫连君就一声不吭的跟着她们屁股后面收拾。

  叶凝走近书柜,除了那些叶凝看不懂的财经书刊,还整齐摆放着赫连君的从小到大的奖状、奖杯。

  还有五张他们四个的合影,从小到大,不同阶段的,叶凝仔细的一张张的看过去,过电影一样回忆着那些温暖的时光。

  其中有一张,是当年大家一起送叶凝去江城上大学,那时候赫连君和陈默正在热恋,但还没公开。

  航班延误,为了打发时间他们拍了很多照片,赫连君却单单留下了这张。

  照片里,他们都没有准备好,叶凝和宋媛在整理衣服。

  赫连君跟陈默没有看镜头,而是含情脉脉的对望

  着。

  陈默宽敞的披肩掩饰下,是他们紧紧牵在一起的手,这一幕被帮忙拍照的路人捕捉下来,并不成功的一张抓拍,被赫连君洗出来,安稳的放在相框里,摆在书架的正中间。

  叶凝望着那张照片,出神了很久。

  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个小偷,打着冠冕堂皇的理由,偷走了原本属于别人的时光,这四年要怎么还给陈默啊。

  叶凝想着,无奈的退出了赫连君的房间。

  第4章醉酒

  听见楼下有动静,叶凝以为是司机回来了,谁知刚走到楼梯口,撞见的却脚步匆匆的赫连君。

  赫连君看见她也是一怔,愣了好半天才开口:妈说了,你晚上过来吃饭,我有个应酬实在走不开,不好意思啊。

  哦,没什么事,我就是过来收拾点儿东西,赫阿姨非要留我吃饭,一会儿司机送回来就送我回市区了。

  我先去洗个澡。赫连君气息有些不稳,似乎是醉了。

  你不用招呼我,喝了酒就早些休息吧,我去楼下客厅等司机就好。叶凝想赫连君酒量不错,这状态应该是喝了不少。

  说话间一个上楼,一个下楼,规规矩矩右侧通行。

  突然,赫连君踉跄着绊了一下,叶凝本能的上前一步两步扶他,叶凝突然发现赫连君额角渗出一层汗珠,脸颊绯红,但呼吸没有多少酒气。

  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我没事,洗个澡睡一觉就好。赫连君有些大喘气,冲叶凝摆摆手,叶凝见他手上竟然还缠着绷带,血已经快要渗透了。

  你这是怎么了?打架了?怎么还挂彩了那?叶凝慌忙问,可话还没说完,眼前人就呼的向前倒去,叶凝被带倒在楼梯上。

  赫连君能年纪轻轻就继承这么大的家业可不只是因为顶着独生子的名头,他18岁就能喝翻一桌子人。

  跆拳道黑带,经过体能特殊训练出来的他眼力顶准儿,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都会开,用他自己的话说,学这些能保命,可现下叶凝怀疑他那些证该不会是买的吧。

  连拖带拽的把人弄进了屋里,可赫连君不知凭着什么力气,猛的推开叶凝直奔浴室。

  里面叮叮当当一通乱响,叶凝心里正纳闷今天晚上是个什么局。

  毕竟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大概的场面也都了解,可能把赫连君搞成这样的应该也不是凡人,叶凝脑补了一段神仙打架的场景。

  突然,从浴室传来咚的一声闷响。

  叶凝心想,坏了,这是喝多了摔了吧,等了半天也没听见关水的声音,叶凝有些着急,把心一横抄了条浴巾,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冲了进去。

  一推门,叶凝吓了一跳,她没看见什么限制级画面,却看见赫连君只脱了外衣,穿着衬衫西裤,栽倒在浴缸里,花洒里放的是冰冰凉的冷水。

  叶凝赶紧关了水,她拍了拍赫连君的脸,发现烫手的很,而昏迷的赫连君还在不停的发抖。

  这该不是感冒发烧了吧?发烧洗冷水澡,还不脱衣服洗?这什么毛病。

  叶凝又重新开了热水,慢慢赫连君恢复了一点儿意识,睁开迷离的眼睛看着叶凝。

  呀!醒了?你这该不是喝假酒了吧?怎么这种反应?叶凝皱着眉头问着。

  我没事。略微有些意识的赫连君扶着叶凝晃晃荡荡的走出浴室。

  你赶紧换个衣服啊,这么湿着感冒会加重的。我下去给你热个牛奶,顺便拿药箱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第5章下约

  叶凝拿了牛奶和药箱回来的时候,赫连君已经换了身睡衣,斜靠在床头上,眼睛紧闭,眉头微微蹙着,叶凝以为他又昏睡了,轻轻走过去给他盖了被子,把右手留在了外面。

  那纱布包的很粗糙,上面的血有些凝固。叶凝已经尽可能的小心,但纱布扯下来的时候,赫连君迷迷糊糊的还是发出了一声轻哼,想来也是很疼的。

  • 发布时间:2021-06-19 15:18:37
  • 作者:凤小溪
    小说名:12116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