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推荐《15480369》-豆豆写的书

很多人都在搜豆豆写的小说,言情类型小说《《15480369》》,时悦厉言深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豆豆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让时悦厉言深变得鲜活有趣,人物有特点,尤其是主角时悦厉言深,一起来看言情小说《《15480369》》吧鲜红的血从手腕的伤口处流出,刺入她的眼眸。  她有些慌乱,更多是茫然。  只因前一刻,她才从荔城精...

书荒推荐《15480369》-豆豆写的书
第一章 我想回家

荔城御湾别墅。

时悦从浴缸中醒来,手上的刺痛让她费力的抬起手。

鲜红的血从手腕的伤口处流出,刺入她的眼眸。

她有些慌乱,更多是茫然。

只因前一刻,她才从荔城精神病院的顶楼一跃而下。

往事种种,在看见厉言深与唐絮订婚的照片时,悉数死去。

2021年的夏天,时悦选择了用死亡做终结。

自己明明已经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头昏昏沉沉的,让时悦提不起一点力气去思考。

她打量着浴室,吃力的用完好的另一只手拿起浴缸旁的手机。

上面的日期让她猛地一怔。

2018年6月5日。

看到这个记忆深刻的日期,她点开通话记录,看到了打给厉言深的十五个未接电话。

她想起来,这情景是怎么回事了。

这是厉言深第一次和她分手。

也是她第一次绝望的割腕。

昏迷之前,她还在坚持不懈的打着电话,但一个都没被接通。

时悦拿着手机,大脑一片空白。

无数的影视作品在这一刻出现在她的脑海,她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自问自答。

我难道,重生了?

手腕上的痛无比真实。

时悦颤着手拿起手机,拨通了经纪人谢桥的电话。

医院,特护病房。

时悦手腕包着纱布,脸色苍白的坐在病床上。

时悦,你可以啊,竟然为了一个男人割腕!你是要气死我吗?

谢桥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以前为了厉言深搞得满城风雨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命都不要了!

时悦低着头道歉:桥哥,我知道错了,对不起。

谢桥一愣。

他以为时悦又会反驳他,谁知她竟然道歉了!

她突然的乖巧让谢桥有些怔愣,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你真的知道错了?他试探着问。

看着谢桥不信任的神情,时悦不由苦笑一声。

前世的自己并没有中途醒来,是谢桥发现不对闯进家门将自己送去抢救。

两天两夜,进了三次ICU,可厉言深一次都没来看她。

时悦,你真是可笑又可怜。

为了爱一个人,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为此还赔上性命,在绝望中死去。

我跟他已经分手了,以后我跟他再也没有关系了。

谢桥更加疑惑,一个固执无比的人,会突然想开?

铃声响起,时悦拿出手机,上面显示是妈妈。

看着这两字,时悦一颤,抖着手接通了电话。

前世,她的爸妈被黑粉追车出了车祸,而自己因为追着厉言深去了国外,连他们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妈。喊着,她眼眶不由一红。

电话那头的时母一如既往的关心着她,叮嘱她好好吃饭,好好休息。

时悦安静的听着,曾经失去的悔恨和重新拥有的不真实,让她眼中蓄满了泪水。

待时母说完,她哽咽道:妈,我想回家。

另一边。

昏暗的海面上,行驶着一艘巨大的豪华游轮。

厉言深站在护栏旁,海风吹乱他的头发,露出他棱角分明的轮廓,泛红的双眼看着海平面,隐隐有些暴躁。

他猛喝一口酒,哑声问:时悦在哪?

身后的助理顾林愣了一下。

二少与时悦分手后,特意嘱咐自己以后不用再汇报时悦的事情,怎么又问了起来?

但他很快收起思绪,连忙说:我现在去查。

厉言深点头又立即摇头:不用了,我亲自去找她,你去准备快艇。

顾林再次感觉到怪异。

他又问:二少,唐小姐的生日宴还有两天才结束,提前离开要不要通知一声?

你安排。

厉言深只想快点见到时悦,确认这不是他的一场梦。

他的时悦,现在还活着。

顾林低声应下。

他又看了眼厉言深,有那么一瞬,他像是看到一头失去伴侣的猛兽。

三小时后,劳斯莱斯驶向御湾别墅。

厉言深有些激动。

这是他和时悦刚在一起时一起买的房子,是他们的家。

在以前的无数个日夜里,时悦都会做好饭在这里等他。

然而,当他看到漆黑一片的别墅时,本来激动的心像是被浇了冷水。

没有灯。

一直等他的那盏灯,不见了。

第二章 自作自受

德庆小区,一户普通的民居。

浴室里,时悦眼也不眨地看着镜子。

镜子里,自己的背上,后心口位置,纹着花体绕着玫瑰的三个字——厉言深。

她摸了摸那像是和皮肤融为一体的三个字,耳边传来爸妈在客厅里的笑声,她嘴角也扬起小小的笑。

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起。

时悦看了一眼手机上跳动着的厉言深三个字,表情微凝。

这已经是他今晚打的第十个电话了。

前世她爱他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见他这么耐心过。

悦悦,快点,吃饭了!

时妈突然喊道,时悦手一松,手机‘噗通’一声掉进了洗脸盆。

看着在水中渐渐没了声音的手机,时悦心里蓦地一松。

她轻快的应了一声,将手机捡起来,发现已经开不了机。

吃饭时,时悦说起工作时遇到的一些趣事,将时父时母逗得哈哈大笑。

看着两鬓生出白发的爸妈,时悦鼻尖一酸。

这一世,她绝不会让前世的事再发生。

夜晚,睡在自己的床上,时悦久违的睡了个好觉。

前世,她的抑郁症直到死都在折磨着她。

第二天,时悦是被门铃吵醒的。

爸妈已经去上班了,她打开门,看到来人后顿时怔住。

竟是厉言深。

二人四目相对,空气仿佛都在这一刻静止了。

前世,时悦自从被厉言深送到精神病院后,便再也没有见过他。

最后一次见他的脸,还是在新闻上,他看着唐絮,眼里满是温柔的笑意。

厉言深伸出手,想要碰碰她。

时悦被这个动作惊到,忍不住后退一步。

厉言深向前的脚尖无声退回,伸出的手也重新垂在身侧。

他嗓音沙哑: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时悦垂下眼帘,低声道:手机掉水里,坏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

她的声音平静,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前世,在她生命的最后那段日子里,每次想到厉言深,胸口都会翻涌各种激烈又偏执的情绪。

她没想到自己还会有一天这么平静的看待他。

厉言深凝望着她,道:我来接你回去。

时悦很是吃惊。

抬眼再一遍确认眼前的人是厉言深。

她开口,却是干脆拒绝了:不,我要陪我爸妈。

一旁的顾林有些吃惊。

他本以为二少亲自来接时悦,她会感动开心不已。

没想到她不仅这么平静,还不肯走。

厉言深沉默了一瞬,随后道:你在生气。

他以为她在气自己去参加唐絮的生日宴会,忙低声解释:我跟唐絮没什么,我们两家是世交,你是知道的,她的生日宴我至少也要去露一个面。

这是他第一次向一个女人低头。

但时悦并没有什么反应。

她突然想起,自己前世自杀后醒来,他在电话里冷漠又嫌恶的那句‘自作自受’。

伴随唐絮生日宴上的欢声笑语,狠狠烙进她的心里。

厉言深,我记得我们已经分手了。时悦疑惑的倚着门,这是你提出来的。

他提分手提的那般决绝,不见她,也不接电话,现在又怎么会突然主动复合?

厉言深呼吸一窒,心口猛地攥紧。

他人生头一次这么低声下气:是我的错,我们复合好不好?

时悦沉默了,她本想再次干脆拒绝,但突然想到一件事,话转了个弯。

等演唱会之后,我会给你一个答案。

她需要一个仪式,来彻底告别残败不堪的前世,以及她可笑又荒唐的爱情。

厉言深看着她许久,才说了一声‘好’。

趴在窗台,看着那辆眼熟的劳斯莱斯离开,时悦才戴着口罩出了门。

纹身店。

双臂纹满花纹的女纹身师再次确认:你真的要洗?

她惊讶中按捺着暗暗的兴奋。

她自然认出面前的人是时悦,也知道时悦背后名字的含义。

那绕着荆棘玫瑰的花体字,是时悦对厉言深疯狂的爱。

这些年,只要参加活动,她必定会穿露背礼服,将纹身完美的露出来。

如此疯狂,到现在都让厉言深的粉丝不满反感至极。

洗吧。时悦点了点头,干脆至极。

为什么要洗掉啊?

纹身师眼神蕴着八卦。

纹身,有时候纹的是一个人最浓烈的爱恨情仇。

爱的时候恨不得将他的名字纹入骨肉,恨的时候恨不得刮掉一层皮,也要脱去那个人的痕迹。

时悦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纹身师只好讪讪一笑,开始洗纹身。

时悦趴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看不到背上那刻入皮肉的名字,那名字的模样却已经刻入了脑海最深处。

一股剧痛从背上传来,细密的疼像有千万根针在穿刺,比纹身时疼好几倍。

时悦脸色瞬间苍白。

离她的心脏最近的地方,本来刻着一个人的名字。

如今,她千刀万剐,从心口剥去他的名字。

第三章 奋不顾身

历经一个多小时,淡淡的血腥味在时悦鼻尖弥漫,后背已经疼到麻木。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后背,还有淡淡的痕迹。

曾经那般偏执的想要证明自己对厉言深的爱,如今也只留下这一丝痕迹了。

纹身师解释道:过两天就没有痕迹了。

过两天……

时悦不禁有些失神。

身体的痕迹没了,可她的心里却永远都烙印着伤疤。

无论是什么药,都无法祛掉。

三天后。

谢桥开车来接时悦。

她需要为后面的演唱会做准备了。

这次的演唱会格外隆重,已经准备了大半年,牵扯到了上千人,所有需要的东西在一个月前都已经确定好。

时悦拿着平板,翻看着演唱会要穿的衣服照片。

直到最后一张。

时悦看着这张婚纱的照片出了神。

良久,她轻声说:最后一套衣服,我要换一下。

这套婚纱是演唱会最后一套衣服,她本来准备在最后一曲向厉言深求婚

也许每个从事艺术行业的人都有别人不能理解的执著,对她来说,在她最珍视的舞台上对他求爱是最浪漫的。

而如今,这套婚纱该换掉了。

你要换?

谢桥有些吃惊。

时悦没有多做解释。

车子在御湾别墅停下,时悦没有急着下车,而是问:桥哥,公司之前分给我的那套房子还在吧?你帮我找人打扫打扫,我要搬过去。

  • 发布时间:2021-09-17 14:41:05
  • 作者:豆豆
    小说名:《15480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