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的30141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独家新书《30141》由著名作者凤小溪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念念裴言卿,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那么苏念念裴言卿的结局究竟会如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第1章开始  第1章  秋夜苏瑟,有落叶打着旋儿飘过。  路灯将裴言卿的影子拉的老长。  我战战兢兢地跟在他身后,多么渴望他回头看我一眼啊。  冷风吹过,我打了个颤,搓了搓胳膊,医生冰冷的话语回响在耳...

经典的30141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第1章

秋夜苏瑟,有落叶打着旋儿飘过。

路灯将裴言卿的影子拉的老长。

我战战兢兢地跟在他身后,多么渴望他回头看我一眼啊。

冷风吹过,我打了个颤,搓了搓胳膊,医生冰冷的话语回响在耳边。

检查结果出来了,你的造血细胞出了问题,俗称白血病。

稀缺血型的人得白血病,活得了?

恍惚一瞬,不小心一个趔趄,我重重栽倒在地。

我有点惊慌,怕被裴言卿察觉到。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皱着眉头看着我。

你走个路都要彰显一下存在感么?滚远点由你折腾。

我怔住,呼吸有点不稳,强撑着起来,但是无果。

眼眶氤氲着湿气,言卿哥,我要走了。很快我就看不到你了。

看着他凉薄的笑意,我心里不是滋味。

我很不舍,你、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裴言卿嘲弄的开口,说什么?夸你生意场上无败绩,我还得仰仗你的鼻息,你可早点走吧。

我心狠狠的痛了,慢慢攥紧拳头,故意刺他,是啊,我走了,你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将郑雨溪接回来了。

闭嘴,你哪里有脸提她。裴言卿听到这个名字就炸了,一脚就踹了过来。

我没想到他会直接动手,猝不及防就被踹倒了。

贴身带着的心形吊坠摔了出去,碎成两半。

这是几年前他送给我的,亲手戴到我的脖子上,如今却……

我感觉自己的心跟着被摔碎了,拼都拼不起来。

他居高临下看着我,苏念念,在我面前你就只会装疯卖傻吗?你多精明的人我会不知道?

嫌弃的语气一如既往,要不是因为你绑架了雨溪,她怎么会患上抑郁症,你还恶毒的不让她认祖归宗,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这些话句句诛心,在我眼眶打转的泪终究是落下了,说到底,他看到的只是他想看到的。

对于事实真相如何,他裴言卿真的有去了解过么。

呵,是我天真了,不好意思。

我笑自己傻。

抬手狠狠抹去流下的泪,一字一顿道,裴言卿,她郑雨溪什么样子我比你清楚,说我恶毒,说我没良心?你扪心自问,你自己有慈悲心肠吗?

裴言卿眼中怒火仿若有了实质,狠狠喝道,够了,你算个什么东西,根本就不配提她,更没资格说我。

我咬着牙含着泪,笑的讽刺,哈?我是个什么东西?还不配提她?裴言卿,你就是色厉内荏,被我戳到了痛处,大家一起长大,谁不知道谁。要不是仗着我爱你,你敢这般放肆?

我一口气说完了,心里才有点慌,怕他做出什么事来。

不过我仔细看去时,他神色似乎很平静,还朝我伸出手来,似乎要拉我起来的意思。

我不由自主的借着他的手站了起来。

他竟然靠近了我,抬起我的下巴,仔细端详起我来。

离得这么近,我的呼吸不由得一窒,心脏也怦怦乱跳了起来。

然而,下一刻,我就想打死前一秒瞎想的自己,真的太不长记性了。

裴言卿猛地掐住了我的脖子,呼吸不畅让我的眼前一黑。

他恶魔似的话语从我耳边响起,你这张脸,还真是跟你做的事儿一样恶心,你最好真的走,不然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将他铁钳般的手死命的掰开一些,舔了舔刚不小心咬破的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第2章

说什么呢,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那双手多好看啊,他却用来夺取我的呼吸。

他看着我的眼神,好像看到什么脏东西一样,一把将我推开。

别在这儿上演苦情戏,看着恶心。

因为下颌过于用力,我感受到自己的牙一直磕碰到一起,我将舌头抵进去挡住,尽全力表现的若无其事。

既然这么恶心,那我不好好利用一下岂不是可惜了。

裴言卿皱眉,厌烦的表情毫不掩饰,你想做什么?

我忍着头晕目眩,缓缓开口,七天,你老老实实陪我七天,当真正的情侣,七天后,我立马离开。

看着他眼中闪过的光彩,我挡住眼睛,长叹一声。

原来离开这两个字,真正说出来,也挺简单,好像身上压着的东西直接丢开了一般。

我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跟着他的,本以为我们永远会绑在一起,不过现在看来,都是我自作多情。

当然你可以不接受,反正也大差不差。

裴言卿知道我一向都很信守承诺,所以他到底是答应了。

我同意,希望你说到做到。

看来我的存在确实给他造成了困扰。

毕竟郑雨溪要来了啊,他怎么也要想着让我把位置腾出来,给他亲爱的初恋。

我烧的有点厉害,扶了一把他的胳膊才站稳,放心,一周而已,我这人喜欢速战速决,你清楚。

裴言卿皱着眉,眉宇间尽是烦躁,不过他没直接推开我,我谢谢他。

只听他说,你身上怎么这么烫?

可能我有着一颗火热的心,对上你这么冰冷的人,自然就烫了。我打趣道。

他不客气的白了我一眼,也不知道一天饭都吃哪里去了,瘦的跟猴似的。

是是是,比不得你,壮的跟牛一样。我没好气。

我放开了他,看他那从紧张突然放松的状态,竟有些想笑。

他瞪我一眼,没有说话。

回到家里。

父亲看到是裴言卿送我回来的,有些惊讶,言卿啊,今天不忙了?

裴言卿经常以工作忙躲开两家大人的问话,今天跟着我过来,实属不常见。

嗯,今天刚好有空,就送阿如回来了。

他这个阿如可很多年没喊过了,这是逼不得已,还是突然忘了喊啥,我很好奇。

父亲继续问,那你们有没有考虑结婚的事啊?都这么久了。

这事儿先不急,确定了会跟你们说的。裴言卿笑的很自然。

我深深看了他一眼,将生意场上那一套拿来搪塞看着自己长大的人,也是很有良心了。

见父亲转过来看我,我敷衍的点头附和了一下。

转身直接回卧室。

令我惊讶的是裴言卿竟然跟着我过来了。

有什么事?我没啥精力搭理他,有气无力的问着。

你就那么想结婚?他的语气很是嫌恶。

我纳闷的看向他,这是认为父亲在向他逼婚,还是我授意的?

你想多了。我觉得这真有点好笑,我连自己能活个几天都不确定,还结个毛线的婚。

呵,你最好是。裴言卿嘲讽道,哪怕世界上……

没等他将话说完,我直接摔上了门,真的是,我还能不知道他那嘴里,对着我能说出什么好话?

我都能想象到他看着门不敢置信的眼神了,不就是觉得我不可能拒绝他,呵。

等了一会儿,我听到了他离开的脚步声。

第3章

我家和裴家离得不是很远,裴言卿从这边回家走不了几步路。

我房间的阳台能看到那条路上发生的事儿。

尽管我早知道郑雨溪要回来的消息,可是真正看着她和裴言卿相谈甚欢,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

郑雨溪,是父亲的私生女,她母亲郑晴,是个很有手段的女人。

我母亲去世的早,走之前为了护着我,逼着父亲签了一份协议。

协议内容大概交代了他只能有我一个继承人,至于他那个私生女,这辈子都别想来分一杯羹。

母亲好强,对当年父亲劈腿一事耿耿于怀。

父亲对母亲是有感情的,这份协议他也没当回事,很利落的签了。

问题就出在这儿,我母亲死后,郑晴带着郑雨溪找了过来,要让郑雨溪认祖归宗。

父亲碍于协议,并没有答应,不过他决定抚养郑雨溪。

我是后来才知道郑雨溪就是裴言卿初恋女友的,这也是裴言卿看不惯我的开始。

都是过去的事儿了,现在想起来,依然想叹息。

郑雨溪今晚看来是要住在这儿了。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我不惜得管,喝药,睡觉。

恍惚中,我一直一直想要抓住谁的手,又一直被甩开。

我很不解,人都急哭了,我很想看清这么狠心的人是谁,愣是看不清。

眼看他越走越远,我一着急,从梦中惊醒,抬手一抹,都是冷汗。

微信消息滴滴响着,点开一看,居然是裴言卿喊我出去。

天才微微亮,这么早?我诧异了。

来到裴言卿所说的公园,看他在慢跑,我便跟上了。

什么事儿?我调整着呼吸频率。

你见到雨溪了吧?他问我。

没有,才醒就被你喊过来,父亲都没见到。

伯父是想要雨溪认祖归宗的。

你说什么?我皱眉,不可能。

她就是想有个家而已,你为何非要阻挠呢?

裴言卿,你搞清楚,她要家就得毁了我的家吗?她和她妈一起,就不是家了?

我很不客气的回他。

裴言卿停了下来,脸色沉沉的看向我,苏念念,我今天是想跟你好好聊聊的,你不要不识抬举。

我也停了下来,裴言卿,你管的事儿太多,她让你来的吧,昨天还说我不配提她名字,怎么今天就转性了,自己跑来跟我提。

裴言卿拉着一张脸,反正你答不答应都没用,我只是告知你一声,有我在,总会让雨溪成为真正的苏家小姐的。

我被他气笑了,你管我家的事儿倒是挺主动哈,跟你有几毛钱关系。

他狠声道,雨溪的事就是我的事儿。

裴言卿,你也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未婚夫,并且,你才答应我做七天的情侣,要是想让大众看笑话,你尽管来。

这时候,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来,姐姐生气还是这么吓人。

听到这声音,我瞬间各种不爽,郑雨溪,你还真敢来。

而裴言卿颠颠儿跑到她身边,声音温柔的说,你怎么起这么早,早上天气凉,应该多穿点儿的。

郑雨溪看向裴言卿,我,我是看到你们都很生气的样子,想着来拉架的,免得你们打起来,让长辈看到了不好。

我看着这对在我眼前晃,心中的膈应可想而知。

尤其郑雨溪隔着裴言卿一副她自己是胜利者的模样,很让人反胃。

才这样想着,我转头就干呕起来,额头似乎又开始发烫了。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我是真的不怎么想过了。

看我干呕,脸色不好看的换成他俩了,估计以为我故意恶心他们呢。

我从未如此痛快过,带着快意看向裴言卿。

你别忘了,七天,今天是第一天,如果时间不够,我会将一些事情爆料出去,想必记者们不会吝啬笔墨的。

第4章

你别忘了,七天,今天是第一天,如果时间不够,我会将一些事情爆料出去,想必记者们不会吝啬笔墨的。

---------------------------

裴言卿脸色大变,苏念念,你敢。

我冷哼一声,你看我敢不敢。

每个人,都会有一些在乎的东西,会有不能见光的事情,而这些,恰恰成为他的把柄。

以前不用是因为没必要,但是现在。

再不用岂不是没有机会了。

郑雨溪眼睛滴溜溜转着,转而用心疼的眼神看着裴言卿。

我不去理会她,径自拉开裴言卿,带我去你家。

如今郑雨溪住在我家里,并不想跟她离那么近。

裴言卿知道他带我去他家是最明智的选择。

如果他带了郑雨溪回去,他父母偏心的是我,一定会责问,到时候还是郑雨溪受委屈。

如果留着我跟郑雨溪一起回我家,他会觉得我肯定要欺负郑雨溪的,所以,怎么选很明显。

裴言卿卧室。

我躺在他床上,很明确告诉他,这七天,我都会在这里,你们最好不要搞什么幺蛾子。

裴言卿对我简直忍无可忍,你怎么还不去死。

我很实在的告诉他,放心,快了。

感受着又一次上升的体温,我开始迷糊了,似乎看到了裴言卿担忧的眼神,可笑,怎么可能呢。

再醒来时,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这时候,所有的防备都化为无力、无助。

  • 发布时间:2021-09-17 13:12:13
  • 作者:凤小溪
    小说名:30141